小草溜app

炎炎夏日,居住在大河岸边的鹿部落,像是往常一样等到下午四五点钟才出来活动,躲避着两三点钟毒辣的骄阳。

女人们手持着木制的鱼叉站在浅水中狩猎游鱼,也有人牵扯着绳索,从河水中拖拽出一个个藤编的笼子,那里面放着一些水草或是新鲜的果肉,还有些动物的骨骸残渣,但最引人注目的,还是被困在笼子中的活鱼,尽管它们再怎么挣扎,也摆脱不了被烤成鱼干的下场,这就是贪吃鱼饵惹下的祸。

因为天热,又不愿意像大人那样穿着草裙,都光着屁股的小孩们,大呼小叫的围到渔笼边,兴奋的数着里面有多少渔获,然后高高兴兴的跟着大人一起抬着笼子往回走。

也有些正在学习采集食物的女孩,拿着细长的树枝在树下的泥土里挖着什么,时不时的还会跑到河边,用手捧一些水浇到地上的小孔中,没过一会就钻出一只蝉的幼虫。

女孩开心的把虫子捏起来,放到腰间挂着的一个小笼子里,那里面已经有了数十只的知了幼虫,这玩意儿高蛋白,用火烤熟了剥开外壳,里面就有一团比花生米还大的白色瘦肉,也是不可多得的美味。

也有些顽皮的孩子站在河边玩水,即使被周围的大人吓唬着往回赶,也非要伸着脚在河边趟一下不可。

男人们也都没闲着,有的在河边挖了个土坑,光着脚站在那里踩泥巴,这自然不是为了玩,而是为了制作陶器,看他旁边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,正仔仔细细的捏着一个像是罐子的容器就知道了。

一旁已经捏好晾干的泥胚被人拿走,统一码放到一块专用的空地上,然后堆上干草和木柴,就被点着了大火。

这样的露天烧制当然也是能成陶的,只是成功率比较低罢了,由于温度不可控,没有窑室保温,露天烧制比较容易开裂,报废率高。

剩下身体强壮的狩猎队员们,则是拿着自己精心制作的武器,沿着河岸向部落两边搜索捕猎。

这样一是可以驱逐傍晚来河边喝水的野兽,防止它们攻击自己部落的族人,也可以顺便打一些猎物。

通常这个时间动物们都会来河边喝水的,狩猎队根本没必要顶着大太阳到处去搜索猎物,还不如在河边守株待兔,既能保护族人,还能猎到不少肉食,尤其是这附近盛产一种个头不是很大的鹿,每天都能猎到几头,甚至他们还抓住过活的。

黄色季节清新纯美美女高清意境写真

或许是因为天热,直接杀掉难以保存吧,他们就把活的鹿用绳子拴在树上,可那傻鹿就这么憨憨的在树下吃草,过了很久都没死。

于是这一情况就引发了他们的猜想,经过首领和长老的商量讨论,他们决定再抓一些拴起来。

就这样,鹿部落莫名其妙的就学会了养殖。

鹿部落善于学习,也擅长发现一些有趣的事,并对此提出疑问,继而引发思考,不管他们思考的什么,但多少最后都能得到一些经验和好处。

不过这种思考和学习是有限度的,当一件事物完超乎了他们想象,就连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出现在面前时,鹿部落所有的人都懵逼了。

上百米宽的大河缓缓流淌,突然从上游漂过来一个人影。

那人穿着奇怪的衣服,头发都绑在头顶,上面还套着一个竹编的大檐帽子,背后还背着一个白色的气囊。

最关键的是,这人此时正站在一个涂成了白色的奇怪物体上,使他能够安然的站在水面漂流。

他手中还扶着一面三角形的翅膀,那翅膀不知道用什么做成,比人还要高大,上面还用黑色的颜料画了一个奇怪的符号。

那人脚下的奇怪东西后面,似乎还拖着一根木头棍子,棍子的一头深深的探入水中。

这其实就是一根测量水深的竹竿,把竹竿掏空,里面装上沙子沉入水中,另一端绑在侦察艇上,如果竹竿触底受到阻挡,受杠杆作用的影响,侦察艇上面的部分也会向前倾斜,是一种可以直观‘看到’水深的测量用具,也是罗冲发明的。

鹿部落的一众人等,看到这个站在水面上一动不动,光是把着那面巨大的‘翅膀’,就能自行往下游移动的怪人,族的人都惊呆了。

“呃,这是什么东西,这还是人?他踩着的那是什么东西,居然会飘在水上,那是他自己做出来的吗?”

一连串的问题出现在众人的脑海中,可他们却发现没有任何现有的经验和知识能为他们解答这些疑惑,就连部落中年龄最大,经验最多,最有智慧的长老,也同样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,一样傻愣愣的看着河面。

河面上水文侦察艇的驾驶员显然也看到了他们,三天了,终于看到活人了,这也是个比较重要的发现,于是他就把身前的三角帆横了过来,风帆不再受力,整个侦察艇突然就没了动力,开始降低了速度在水面上随波逐流,然后他又手动把水深探测杆立了起来,插在河底的淤泥中,当作船锚使用,让侦察艇一下子停了下来。

单人侦察艇就这么停在百米宽的大河中间,驾驶员站在那里和岸上的鹿部落众人大眼瞪小眼,其实他的船帆上是挂了一面铜锣的,只要敲响铜锣,就能给后面500米处的船队示警。

但是现在水文情况良好,并不影响船队通行,这段流域水流很缓慢,应该是地形过度平缓,也没什么激流,只是发现岸上有人而已,算不上危险报警的情况,于是他也就没有敲锣,停了船静静的等着后面的船队跟上,他现在就一个人,是不会自己去和岸上的人接触的。

“快看,那个人停了,他停了,他要干嘛?他要过来吗?”

“长脚,长脚,你跑的快,快去把狩猎队叫回来,就说河面上来了奇怪的人。”

“孩子们快回房子里去,插鱼的也别站在水边了,赶紧凑到一起,大家守着部落等狩猎队回来。”

守在家中的长老迅速做出了部署,安排部落中的众人提高警惕,他们还无法确定这个站在水面上的怪人想要干什么。

500米的距离对于只升了半帆的帆船来说也没多远,速度飙起来后用不了一分钟就到了。

站在头船舱顶上的观察员,很快就看到了前方停在河中间的水文侦察艇,船没事,人也没事,应该是侦查员自己停的,他应该是有什么发现了,就在这个时候,观察员也闻到了空气中的烟味,下意识的向两边的岸上看去,很快就在河流的东岸发现了异常,那里有很多的人,女人,拿着木头渔叉的女人。

于是观察员立刻向船舱中的游伏汇报了情况,请求下一步的行动,船队是不是要靠岸和人家接触一下。

游伏听到发现了部落,也是很兴奋,跑上了舱顶的二层甲板向岸边观察,发现果然有个部落,而且人数还不少的样子,根据留守在部落女人的数量,他就初步判断这个部落最少有四五百人上下。

“收帆,击鼓命令后面收帆,打旗语让船队改摇橹继续前进,到前面侦察艇的位置抛锚停船,把侦察艇接上来,命令船队在河中间停船,不许靠岸。”

游伏的一系列命令发了出去,船上很多船员都动了起来,操帆的解开了绳索把船帆部降下,摇橹的力士来到船艉开始手动输出动力,推动帆船缓慢的前进,二层甲板的传令兵敲鼓向后船报警,然后打着旗语向他们传达命令。

三艘大船动作统一,很快滑行到了侦察艇的附近,然后彻底抛锚停船,侦查员看到大船停了,并向自己发出召回旗语,他也收了三角帆,撑着竹竿向大船靠了过去,然后在船员的帮助下,连人带船都被拉上了大船的船头甲板。

此时的鹿部落更加震惊了,不,应该说变成了恐惧,刚才那一艘单人侦察艇就已经让他们百思不得其解,甚至产生了恐慌,现在好了,又突然来了比那个还要大上几十倍的巨怪,还一来就是三个,上面的人更是多不胜数。

最让他们恐惧的是,他们刚才好像听到那巨怪上面还传来了巨大的响声,声音沉闷但是却非常响亮,像是要下大雨前,天上传来的闷雷声。

好在部落狩猎队的男人们及时赶了回来,他们本来也没离开多远,毕竟还要保护部落不受野兽侵袭,只是当他们跑回来看到了三艘停在水面上的大船,也是一下傻了眼,这是什么玩意?上面还有那么多奇怪的人,他们来这里想干什么?

“游团长,我们不过去和那些人接触一下吗,要不要把船靠过去,我看那边有石头的地方水比较深,应该是可以停船的。”一号船上的大副问道。

“不能靠过去,这不是水够不够深的问题,你没看到他们已经很害怕很紧张了吗?这个时候咱们要是靠过去,他们突然对咱们发动攻击怎么办,往咱们的船上扔火怎么办,你不怕把船都烧了啊。”游伏立刻反对道。

“那咱们这就不去了?可咱们的任务,首领是同意咱们和外部落的人多接触的啊?”

大副也开始反驳道,他以前没和游伏搭档过,本来他就应该是新船船长的,结果突然空降来一个游伏,自己却成了大副(第一副船长),心里多少是有些怨气的,而且他也不了解游伏,现在则是认为游伏这人比较胆小,心中更加鄙夷。

“我没说不接触啊,让人到船艉放下一艘登陆艇,来几个人和我用登陆艇上岸,其他人待在船上别动。

哦,对了,准备点礼物出来,拿一套瓷器,一罐白盐,还有辣椒和孜然调料,再来两丈麻布,嗯,差不多就这些,快点准备,还有,随我登陆的人都要佩刀,大家提高警惕。”

游伏又是一连串的命令发了出去,水手们再次动了起来,来到船艉用绳索吊着把更大一些的登陆艇放了下去,每艘大船两艘登陆艇,单艘登陆艇一次可运载三十人。

这回船上的大副也不说话了,这特酿的哪里是胆小,分明是胆子很大好不好,几个人就敢上岸面对对方数百人,哪怕是腰间有刀,但那也不是谁都敢去的,于是他就不再说话了。

登陆艇很快放了下去,游伏亲自带着几个自己的亲信,带着礼物登上了小船,划着手动的木桨向岸边的鹿部落划了过去。

“他们过来了,他们过来了,不过好像只有几个人。”

鹿部落那边一下子更紧张了,好在看到对方并没有所有人一下子都冲过来,只来了几个人,而且看起来没带什么尖锐的武器,比如长矛之类的东西,但依然还是很紧张。

=========差几百字,明天刷新吧==========

哦,对了,准备点礼物出来,拿一套瓷器,一罐白盐,还有辣椒和孜然调料,再来两丈麻布,嗯,差不多就这些,快点准备,还有,随我登陆的人都要佩刀,大家提高警惕。”

游伏又是一连串的命令发了出去,水手们再次动了起来,来到船艉用绳索吊着把更大一些的登陆艇放了下去,每艘大船两艘登陆艇,单艘登陆艇一次可运载三十人。

这回船上的大副也不说话了,这特酿的哪里是胆小,分明是胆子很大好不好,几个人就敢上岸面对对方数百人,哪怕是腰间有刀,但那也不是谁都敢去的,于是他就不再说话了。

登陆艇很快放了下去,游伏亲自带着几个自己的亲信,带着礼物登上了小船,划着手动的木桨向岸边的鹿部落划了过去。

“他们过来了,他们过来了,不过好像只有几个人。”

鹿部落那边一下子更紧张了,好在看到对方并没有所有人一下子都冲过来,只来了几个人,而且看起来没带什么尖锐的武器,比如长矛之类的东西,但依然还是很紧张。